看书网 > 被发现是邪修,师徒关系就要破裂 > 第十四章 陪你
夜间

第十四章 陪你

        

陆始渊打量了这里围观人马一遍,对这个宗门的整体实力有了一个大致的评估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他的目光还是落在了那名中年女子脸上,虽然心里说着要忽略她,但其实再怎么样,也不可能真的无视掉她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因为他看不透她的修为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哪怕使用了玉衡境的法力,也依然看不透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至少高出了他一个大境界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很强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而她看起来似乎只是一名普通的长老而已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那这个宗门的宗主,又该是什么样的修为?



        

陆始渊在心中缓缓升起了一丝对这个宗门的敬畏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并非是真的崇拜与敬仰,而是提醒自己,要时刻谨慎,不能起了小觑之心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这可是上界的大宗。 首发网址https://m.51kanshu.cc



        

叶瑶不知道陆始渊心中所想,还以为他是被眼前的场面吓住了,毕竟他一直闭关修炼,应该很少与人接触过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别理她们,我们进去吧。”叶瑶道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陆始渊:“好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接受了叶瑶的这份善意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而且他现在的性格,不支持他坦然面对这么多人的打量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他也没有在她们面前展示什么,以满足她们好奇心的想法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毕竟,他是人,又不是什么动物值得让人围观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陆始渊后退一步,就要让叶瑶关上房门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突然,一阵劲风刮来,正要带上的房门狠狠的被冲开了,撞在竹墙上,发出一道合二为一的脆响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叶瑶愤怒的转身,就要呵斥出手之人。结果那中年女子抬起有些沧桑的眸子望来一眼,她的怒火就好似被泼了一桶冷水,蓦地散去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烟长老……”叶瑶顿时放软了语气,轻轻喊了一声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名叫烟长老的女人应道:“嗯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她温柔的笑着:“瑶儿,不把圣女带回来的人给我们看看吗?大家都很好奇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叶瑶的小脸上浮现出一抹为难:“烟长老,他不喜欢被这么多人看着,他很……害羞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哦?”烟长老眉头微挑,轻易一声,“这不是你们和圣女今日才认识的男人吗?怎么这么短的时间,你就知道他的性格了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女人一脸温和,开口也是轻言细语,看着很好相处,但每一句话都让叶瑶的脸上为难之色愈发浓郁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任谁都看得出来,她对陆始渊的怀疑与不善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叶瑶还想说什么,她眼前一恍,就出现了一道身着黑色劲衣的身影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陆始渊完整的身躯显露出来,顿时让得这里响起一阵惊呼,一群女人的眼眸骤然亮了起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叶瑶愣了半秒,立马就伸手去扯他衣袖,急切道:“你干什么?快回去!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烟长老明显是在针对陆始渊,谁也不知道她会做什么,她怎么能让他去面对这样的刁难?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烟长老,这是圣女带回来的人!”叶瑶搬出了裘清月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正如裘清月所说的那样,她的身份仅次于宗主和副宗主,跟长老是相同的地位,而未来必定会超越她们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看着少女昂着头,梗着雪白脖颈的姿态,烟长老轻叹一声:“过来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叶瑶眼神一慌,但连挣脱的机会都没有,就被隔空抓到了烟长老身边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她刚要挣扎,就听烟长老的声音在她心中响起:“傻孩子,你跟他才认识了多长时间,就这么护着他,甚至连我的话都不听了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叶瑶立马停止了动作,紧抿着粉唇,道:“我没有不听烟长老的话,只是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烟长老阻止了她继续说下去:“瑶儿,知人知面不知心,你如此信任他,又怎么知道他对你展露出的一面到底是真是假呢?你对他的了解还是太少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她没有说的是,获得叶瑶的信任简单,但得到裘清月的信赖,这样的手段可不是一般人能拥有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这就让烟云不得不对陆始渊投去严厉的审视目光,试探他真正的底细与跟脚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她这么喜欢叶瑶这个孩子,可不能让她被心怀恶意的人骗了去,轻而易举的显出自己的真心,然后伤透一颗心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她不想让叶瑶重蹈她的覆辙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瑶儿,难道你不相信我吗?我不会刻意刁难他,只是试探他的心性究竟如何。不管他害羞与否,如果在这种情况下,他都还是只敢躲在女人身后,这样的男人又有什么值得你喜欢和保护的呢?”烟云苦口婆心道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不喜欢他啊!我只当他是一个可爱的小弟弟……”叶瑶辩解道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但她的语气听起来怎么都无法让人信服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而除了这一句底气不足的反驳之外,叶瑶也无话可说了,她知道烟长老是为了她好,但是代入陆始渊的角度一想,她就只感到难以言喻的伤心与难过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,还没来得及在这里住下,就被这里的人无视、忽略他的感受,怀着恶意的猜测来试探他的底线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

烟云再熟悉叶瑶不过,一眼就看出了她此刻的心理,就知道她在设身处地的为陆始渊感到难受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这就是这孩子的心性,如此敏感,又是如此的柔软,总是下意识的为他人着想,不然也不会得到她们所有长老的喜欢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只是就怕这份最柔软的善良,被别有用心之人利用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烟云不打算再说什么,她已经铁了心,就算被瑶儿讨厌一阵子,今日也要当了这恶人!



        

叶瑶突然道:“烟长老,我不阻止你试探他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烟云有些惊喜:“你能想明白就好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烟长老都是为了我好,瑶儿当然知道……”叶瑶轻声道,话音陡然一转,“但是,烟长老要放我回到他身边去,不然他只有自己一个人,不知道会有多么心寒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烟云一愣,犹豫片刻,只得解除了对她的束缚:“唉,去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也是,如果陆始渊没有问题,那么她今日的所作所为就是不顾他感受的污蔑,只怕真会让他寒了心,平白让她们“人欲道”少了一个天赋绝顶的天才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就是叶瑶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

罢了,假若此人通不过测试,她再想办法让叶瑶把对他的感情收回来便是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虽然叶瑶矢口否认,但又怎么瞒得过烟云的眼睛?



        

这孩子,明明已经对别人萌生了好感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烟云一时有些后悔把叶瑶保护的太好了,就应该让她至少经历一段感情,这样被伤过之后,才不会像现在这样,短短一天时间不到,就对一名陌生男子芳心暗许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但转念一想,她们宗内的男弟子,又有谁配得上叶瑶呢?都是被欲望掏空了身子的衣架饭囊罢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如果不是她们人欲道现在……唉,不提也罢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陆始渊低着头,看着自己下意识抬起来,打算阻止烟云的手,缓缓放了下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她是叶瑶的前辈,应该是不会伤害她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对于烟云的举动,他多少也能猜到她的心思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如果是他喜欢的一个晚辈,从外面带了一个陌生人回来,还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就信任他,维护着那个人,他可能也会像这长老一样,打算探探那个人的底线吧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这是人之常情,他理解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而且,他也没有逃避的打算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哪有男人躲在女人身后的道理?



        

就算只是人设,他也不允许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他还想趁此机会,给自己多添加一个标签,那就是“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”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在面对正事的时候,最多只会羞怯,绝对不会畏惧或者退缩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或者这个性格根本不需要现在才添加上,从始至终都一直存在着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因为,这本就是男人的尊严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只是……没有了少女,身边空空荡荡的,跟对面一大群人相比,确实是显得有些孤单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有这么一瞬间,让他仿佛又回到了在下界的日子,不敢与任何人交好、亲近,只怕稍微诞生了一点儿感情,那个人立即就被穿越者夺舍、取代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为此,他宁愿独自承受数百年的孤独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算了,入乡随俗,既然这里的主人想要试探他,那就让她们来吧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陆始渊抬起头,正要踏出竹楼,就看见叶瑶摆脱了烟云的束缚,朝着他跑了过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怎么……”陆始渊有些愕然,呆呆的看着少女重新回到了他的身边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瞧着他脸上的惊愕,又是一种她不曾见过的神情,叶瑶惊奇又得意,对着他灿烂一笑,不掺杂一丝媚意,纯洁动人:“担心你啊,所以姐姐过来陪着你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要害怕,我在你身边呢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陆始渊的眼眸微微睁大,心底适才生出的一丝孤独被抹除的干干净净,取而代之的,是一丝涟漪在心头轻轻泛起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他就眼睁睁看着,看着那丝涟漪荡漾开一圈又一圈,直至平静下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涟漪看似荡尽,却不知道又出现在哪里,泛起久久无法平复的悠扬浪波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陆始渊低头望着叶瑶,褪去伪装,流露出一丝发自内心的笑意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嗯。”他笑道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旋即缓缓抬起头,与叶瑶一同面对在场的所有人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前辈,您想怎么看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