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网 > 农门空间:我娇养了首辅大反派 > 第79章 半路杀出个程咬金
夜间

第79章 半路杀出个程咬金

        

“对不起,是我吓到了她——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鹿春娥痛苦的垂下了头,表情狰狞又绝望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这到不是装的,同时把阿梨也给恨上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夏小乔见此眉头也皱的厉害,鹿春娥这脸着实吓人,那密密麻麻的包长在脸上,一般人看了还真受不了,难怪她啃屈尊降贵来这儿跟自己道歉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果然,她刚想到这儿,鹿春娥又砰的跪了下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大嫂,我听说你医术极好,万家大郎断了腿你都给治好了,还有阿香身上被蚊子叮咬的大红包也是你给治的,大嫂,看我真心诚意悔改的份上,你能不能也治一治我的脸?求你了,求你了——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说完跪在地上就开始磕头,夏小乔在铁石心肠,可眼前的小姑娘也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孩子,在她那个世界,还在读初中呢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想至此她叹了一口气道:“你起来吧,看在你年幼的份上,上次的事儿我便不在与你计较了,但是害人性命便是害人性命,做错事总要承担后果,你这脸我是不会给你看的,你走吧——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夏小乔语气坚决,鹿春娥一脸凄凄之色,不死心的道:“大嫂——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行了,你也别在我这浪费时间了,我还有别的事要忙,这眼见中午了,我还得去给大宝二宝喂奶呢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家里自从有了那只母羊,两个小家伙就改吃羊奶了。 记住网址m.51kanshu.cc



        

一想到两个胖乎乎的小包子,夏小乔就没心思在搭理眼前麻麻赖赖一脸包的鹿春娥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她得赶紧去看看两个小包子洗洗眼睛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而鹿春娥见此也知道时候差不多了,赶忙上前一把抱住夏小乔的大腿,“大搜且慢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说完直接将石桌上那碗加了料的茶举了起来,“大嫂,我知道自己罪孽深重,做了不该做的错事,大嫂能原谅我已经是宽宏大量了,我不敢在求其他,这杯茶就当是我赔罪了——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说完直接举到了她是身前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夏小乔心中厌烦,古人真是麻烦,动不动就跪地磕头,还动不动就敬茶什么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不过瞧她这般有诚意,可能真的知道错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想至此,夏小乔到也没有为难什么,直接接过了茶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可刚把茶放到嘴边,眉头不由得一挑——



        

鹿春娥的心都跟着跳到嗓子眼了,死死的盯着她,而就在这时鹿春花忽然跑了回来,一进门就跟个炮仗似的,“呸,就说你在多懒,那个姓章的还说你在忙,忙个鬼啊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一大上午就把我一个人丢在那里看茶苗,可你们倒好,不是在屋子里歇着,就是在这儿喝茶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在那儿守了一上午了,也不见有人给我送一口水喝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说完气鼓鼓的一把夺走了夏小乔手里的茶碗,随后一口饮下,喝完还恶狠狠的用袖子擦了一下嘴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夏小乔直接楞在了原地,而鹿春娥直接瞪大了眼珠子,几乎是嘶吼般的大喊道:“谁让你喝的?谁让你喝的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此刻她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,她又是伏低做小,又是跪地磕头的,为的不就是夏小乔能喝下这碗茶?



        

自己也能报那毁容之仇?



        

可鹿春花倒好,直接将那加了料的茶喝进了肚子,将她所有的的心血功亏于溃,她现在想杀了鹿春花的心都有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而鹿春花也一脸懵逼,“我喝一碗茶怎么了?你凶什么凶,这里现在是我家,我家——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别说喝一碗茶,我喝一大桶跟你有什么关系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鹿春花在鹿家也是没少受气的,当初也没少受鹿春娥的欺负,因此这回腰杆子特别硬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——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鹿春娥差点没被这个棒槌给气死,而夏小乔忽然眯起了眼睛,“怎么?这碗茶我喝得,春花为什么喝不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鹿春娥被问的心下一紧,“没有,我没有这个意思,我就是,就是想着这是我给大嫂的赔罪茶,结果被她给喝了,一时不忿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对,就是一时不忿,我刚刚可能太激动了,那个,既然大嫂你原谅我了,那我就先走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此刻鹿春娥也十分慌乱,鹿春花的出现直接打乱了她所有的计划,如今见事情败漏,她自然想逃之夭夭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可万没想到,鹿春花却揪着她不放,直接挡在了她的身前,“呸,你想走就走啊?还赔罪茶,就你?黄鼠狼给鸡百年不安好心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一旁站着的夏小乔脸刷就黑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怎么说话呢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鹿春花脖子一更,不服气的道:“我说的有什么不对?切,她们母子惯没安什么好心眼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说完看了一眼鹿春娥道,“既然你是来给她敬赔罪茶的,凭什么不给我敬,当初在鹿家的时候,你可没少欺负我,今天你要是不给我敬茶,休想离开这儿一步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——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鹿春娥气的差点咬碎了一口银牙,“鹿春花,你别欺人太甚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就欺人太甚了,你能怎么样?这里是我家——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可还没等说完,她忽然就一个踉跄,要不是夏小乔手快接住了她,恐怕这会儿就要倒在地上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怎么了?你这脸怎么这么红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而鹿春花费力的推开了夏小乔,“不用你管,用不着你假好心,我就是有点腿软,有点热,还有茶吗?快,在给我一碗茶,渴死我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说完不等夏小乔动手,她直接一步窜了过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哐当当——



        

茶没到手,反而整个身子全都扑倒在了石桌上,将茶碗推倒了一地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春花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此刻鹿春花疼的龇牙咧嘴,挣扎的要站起身,结果砰又倒了下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这是怎么了?我怎么手软退也软,我怎么一点力气都没有了?好热啊,热的我都喘不过气了——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鹿春花一脸恐慌,而夏小乔瞬间直勾勾的看向鹿春娥,冷声道:“你在茶里到底放了什么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做了亏心事的鹿春娥狠狠的咽了咽口水,狡辩道:“你说什么?我听不懂,家,家里还有事儿,我得先走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结果夏小乔上前一步挡住了她的去路,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,死死的盯着她道,“说,你到底放了什么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这次夏小乔是真的生气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她从未想过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会有如此恶毒的心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