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网 > 重生之傅嘉归来 > 第九十五章 报官
夜间

第九十五章 报官

        

卫夫人自然不知道曹曦薇的心情,她也去了几次宫里,皇后娘娘的意思,觉得曹曦薇年纪也越来越大了,也该接触接触京城圈子里的人,是时候嫁人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卫夫人心头微跳,话也不敢多说,急忙退了出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花园里遇到正要去往皇后宫里的晋阳帝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晋阳帝看到她,微笑着问了好,还特意提到了曹曦薇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怎么许久不见曦薇丫头了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卫夫人不敢多说,只道:“她这两日有些不好,怕过了病气给皇后娘娘和您,所以在家休息呢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晋阳帝点头,然后起身走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留下卫夫人在风中,心情凌乱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等她好不容易收拾好心情,回到府里,曹曦薇正闹着要去宫里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卫夫人一个巴掌下去,曹曦薇顿时眼泪扑簌簌落了下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母亲,您为何打我?” 首发网址https://m.51kanshu.cc



        

曹曦薇自小娇惯,长了这样大,还从未挨过打呢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卫夫人动了手之后,也有些后悔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可是想起花园里,晋阳帝那笑眯眯的模样,卫夫人顿时心中的冷意嗖嗖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她肃着一张脸,冷声道:“打你都是轻的,若是再不知轻重,冲撞了皇后娘娘,我就将你绑起来,再也出不了家门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曹曦薇转身跑回了院子,伏在床榻上哭的稀里哗啦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后来,她就没有再坚持一定要去宫里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卫夫人也觉得,对她有些太过严厉,过后柔声哄了她一顿,话里话外的意思,皇后娘娘是她们府里的靠山,若是惹了皇后娘娘不高兴,这府里谁都好过不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何况是曹曦薇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的亲事,还指着你皇姑母呢,这几日她心情不好,你就避着点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还有一句话,卫夫人想了又想,没有说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皇后再亲,那也是皇后,是皇上的结发妻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皇后再宽和,宫里的嫔妃那也是她不喜欢玩了,剩下留着解闷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曹曦薇在家里憋了几天,今日好不容易出了门,没想到,出门就遇上了傅佳这个冤家路窄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玲珑阁里突然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事件中央的两个人相对而坐,谁也不再说话,只是垂着头想事情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程妙语看了几次傅佳,见她想事情想的入神,也就没有打扰她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刚刚她与陈娘子又小声嘀咕了,将刚才的事情进行了推演,依然是毫无头绪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毕竟,众目睽睽,青天白日之下,几双眼睛虽说都没看着镯子,可是人都在呢,谁会神不知鬼不觉得偷了去?



        

陈娘子越是寻找,越是心灰意冷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眼神就不由自主的看向了傅佳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她真的记得,将镯子戴在了傅佳的手腕上,当时还夸她手腕浩白如雪,戴上这个镯子最是好看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后来,她也真的不记得什么情况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只记得何妈当时佝偻着腰,头也不抬的被青锁指责,心中一时可怜何妈,想着帮她解释解释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至于那个时候,镯子被偷了还是没有,她一点印象都没有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曹曦薇不说话,傅佳也乐得心静,她在回想刚才曹曦薇的一举一动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傅佳不知为何,总觉得曹曦薇的行为让她心中不安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她抬头看了看楼上,曹曦薇细微的动作也没有逃过她的眼睛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傅佳站了起来,楼上这位军师到底是谁?这样藏头遮尾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傅佳一站起身来,曹曦薇顿时警觉,也跟着站了起来:“傅佳你要做什么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傅佳看了看她,道:“没什么,去净手而已,曹姑娘这也管的着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曹曦薇顿了顿,道:“傅姑娘莫不是想把身上的东西藏起来吧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傅佳笑微微的看着她:“若是真的在那里找到镯子,就算我偷的,如何?我可以去净手了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话说成这也,曹曦薇也没有办法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悻悻的让开了路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傅佳提起裙角,就要往楼上走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曹曦薇一个箭步又挡在了傅佳的面前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为何要上楼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傅佳诧异:“净手处就在楼上,曹姑娘不知道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曹曦薇嘴唇动了动,她把这事给忘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曹姑娘,让让吧?”傅佳提着裙角,又看了看曹曦薇,示意她让开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曹曦薇一咬牙,道:“我也要去,一起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傅佳的眼睛顿时瞪圆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,不好吧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曹曦薇愤愤瞪了她一眼:“我还不嫌弃你,你还嫌弃上我了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傅佳闻言,竟然点点头,道:“是啊,毕竟,我与曹姑娘也不太相熟啊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曹曦薇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

这个傅佳,又开始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每一次都摆出这种无辜的眼神,偏偏说话能气死个人!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不行,我怕傅姑娘做什么小动作,捣鬼怎么办?毕竟,这里嫌疑最大的就是傅姑娘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不论傅佳怎么说,曹曦薇是寸步不让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傅佳心中笃定,楼上果然有这样一位军师的人存在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最后,到底是曹曦薇与傅佳一起去了厕房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楼上一片静寂,傅佳眼睛眨也眨,毫无异样的从楼上一步步走了下来,又坐回到了原位置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曹曦薇这才将提着的心放下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幸好傅佳只是去如厕,没有发现林念幽的存在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说是报官,官差要来也是需要很长时间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坐了片刻,众贵女就有些坐不住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毕竟,眼睁睁瞅着眼前漂亮的首饰,只能看,不能挑选也是折磨人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就有人提起了现下最火热的消息,天香公主的到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听说那位天香公主长的如花似玉,真的如同天仙下凡一般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另一个贵女却笑起来:“都是这样说,不过,你们见过那些获夷族人吗?我听母亲说,十年前,获夷族战败,还曾见他们来过京城求和,母亲说那些人长的人高马大,满身肌肉,络腮胡子,一看就挺吓人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吗?那,那个天香公主不会也是人高马大的,哎呀,那能看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就是,就是,女子还是娇小玲珑了好看呀,古人道娴静犹如花照水,行动好比风拂柳,又道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~若是女子五大三粗,那该是怎样的景象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此贵女的话出,众人想象了她口中的五大三粗,顿时爆笑出声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若真是如此,那天香一词,又是从何而来?



        

曹曦薇的注意力被众人的欢笑声吸引,一时忘了盯着傅佳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傅佳趁机将自己和程妙语的身上摸了摸,并没有什么发现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程妙语诧异,忍不住低声问傅佳:“怎么回事?你怀疑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