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网 > 娘子可能不是人 > 第321章 搬家,暖屋
夜间

第321章 搬家,暖屋

        

除了曹新瑶之外,冬暖还邀请了苟清韵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小姑娘一路从县城赶了过来,看到冬暖的新院子,也是一阵阵的羡慕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所以说,人跟人的悲欢,并不相通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从前,她还以为自己可以罩着冬暖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如今两年时间不到,已经换成冬暖罩着她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虽然说,她是县令亲女,冬暖只是义女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但是一看曹府对冬暖的重视就知道,虽然是义女,但是关系很好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新院子比县城的院子还要大,跟知府大人沾上了一点亲戚关系,院子太小,也未免太寒酸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当然,冬三春是无所谓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他觉得,只要有冬暖这个女儿在,以后再大的风暴,他都可以淡然处之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一切不过就是小意思而已,他别飘。 首发网址https://m.51kanshu.cc



        

以后的院子说不定比这个更大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冬吴氏除了高兴就是高兴,冬桃和冬枣两个小姑娘亦然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如果说全家谁可能不太高兴,大概是冬曜?



        

毕竟,这院子一半的花销,是他打的欠条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只有冬曜受伤的世界,又奇奇怪怪的达成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对此,冬曜也不太知道,为什么呢?



        

怎么就他受伤了?



        

对此,冬暖好心为他解惑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哎呀,谁让你是咱们家的男娃娃呢,唯一的男丁,你不背债谁背债,以后你三个姐姐都嫁出去了,也不住家里,你总不能让她们帮着你背债吧?”这一套说辞,不过就是把冬吴氏当初宝贝冬曜的话,重新说了一遍罢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冬暖说的时候,还拿捏了一番腔调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反正冬曜听完之后,咬了咬牙,又看了看自己,心中暗道:恨不得挥刀为女郎!



        

可惜,债没还完呢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除了寒江楼因为学业的问题,缺席了暖屋宴,其他关系亲近的都请来了,冬执和吴二舅都从县城跟着过来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冬暖也是大大方方,并不介意让别人知道,她如今的际遇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让那些暗中观察,或是觊觎的人看到了,知道了,以后才会生出敬畏之心,不敢轻易的往自己身上攀爬,吸血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忙完了暖屋宴,冬暖就得回县城庄子上,冬三春跟冬吴氏也得把铺子重新支棱起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原本的货品还有不少,最近冬吴氏还创新了一些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这些思想,虽然有冬暖的一些引导,不过还有很多是她自己本身的创意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其实挺有意思的,新奇的东西总能吸引人的目光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又因为来了府城,冬暖给了些建议,要放开了手脚,府城繁华,消费肯定要比镇上大很多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所以,很多东西,可以换成是玉珠子,宝石珠子之类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木簪子之类的,也可以换成银簪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金银饰品的制造没那么简单,冬三春如今还在学习摸索中,不过他是相信自己的能力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冬暖提供了图纸,模具,他只需要傻瓜式操作就行,就这他还学不会?



        

那还开什么铺子呢?



        

冬三春他们这边支棱起来,冬暖也得回县城那边忙起来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庄子那边的果园,秋梨,晚熟的李子,秋桃还有葡萄都陆续的成熟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冬暖需要回去盯着看着,因为品质很好,又有曹新瑶推荐,所以这东西在府城这边也颇为受欢迎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不过,水果不太容易运输,所以能运到府城那边的数量还是在少数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对此,曹新瑶的想法是,明年一定要把府城的庄子支棱起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你也只能吃果干了。”对此,冬暖调侃了一声,直接把曹新瑶调侃自闭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小姑娘年底就要嫁到定州,梁州这边的气候,果子冬天可熟不了,除非搞暖棚技术,不然就只能等着吃果干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冬暖回县城忙,曹新瑶这边帮着母亲准备介绍冬暖入圈子的宴会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曹夫人的菊花,还有几株品相不错的兰花也要开花了,正好可以赶到宴会的时候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曹府忙碌的时候,冬暖也没闲着,预计了一下水果的时间,留了几棵树,到时候宴会的时候用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月底的时候,寒江楼终于放假回来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这一个月时间发生的事情太多了,以至于他在县学那边时不时的就能听到一些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曹大人新认了一名义女的事情,如今在县城这边都传开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毕竟知府大人认了义女,这可不是小事儿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知府可是四品官员,能得对方另眼相看,那这位姑娘也是个了不起的人物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县学里,还有不少的学子在讨论这件事情呢,对于这位义女颇为好奇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有几位甚至还打起了冬暖的主意,这些人的成绩不算是特别好,家境有一般的,也有几位寒门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大概是看不到什么前途希望,他们就把主意打到了旁门左道上面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能成为曹大人的乘龙快婿,那说不定以后机会多多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对此,寒江楼一直隐忍不发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倒不是说他愿意忍,或是能忍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而是因为,书院里打架,是要被处分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若是闹大了,说不好还会被劝退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所以,寒江楼一直忍着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等到了月底休息这一天,悄悄的把那几个回家的学子,都套了麻袋打了一顿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因为这个,寒江楼回来的时候,月亮都出来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他让石耳捎了信回来,所以冬暖倒是并不担心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只不过,这是对方进县学之后,头一次回来的这么晚,冬暖还有些诧异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见人回来了,冬暖忙迎上去,轻声问道:“是学业太忙了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寒江楼并不想瞒着冬暖这些事情,省得小姑娘东想西想,再把自己想出毛病来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只不过身边还有其他人,这毕竟不是多光彩的事情,所以他想了想,贴近了冬暖的耳边,声音沉沉的带着几分蛊惑的意味:“晚点单独跟你说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这就是要说悄悄话的意思了!



        

冬暖听完眼睛一亮,总觉得有秘密可以听,她还挺高兴的,热情的挽上了寒江楼的手:“好啊,好啊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石耳他们已经很自觉的开始往后退了,保持着一点距离,尽可能的把空间让给这两个人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晚饭一如既往的丰盛,冬暖吃的还是不多,寒江楼倒是呼噜呼噜干掉三大海碗的米饭,又吃了不少的菜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书院是不是吃的不好啊?”看着寒江楼吃的飞快,冬暖还挺心疼的,小声问了一句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寒江楼一边吃,一边含糊着回道:“能吃饱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