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网 > 我的老婆是执政官 > 第七十四章 收徒
夜间

第七十四章 收徒

        

在车里,陆铭换下了学生制服,突然,看后视镜里,朴秀娜好像在偷笑,大概自己太郁闷,上车就嘟囔了一会儿,说自己被安排去读中二之类的,朴秀娜和孙伯自然都没敢接茬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娜娜,很好笑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朴秀娜立时小脸一白,“我,没,……我……”慌得手脚都没处放,甚至前方有辆脚踏车她都忘了避让,孙伯忙用力一拉方向盘,黑色轿车嘎一声,停在了马路牙子上,还好她没忘了踩刹车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朴秀娜吓得已经眼眶里有泪水,对她的世界来说,这无异于灭顶之灾,做了最可怕的错事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陆铭也怔了怔,现在自己的身边人,已经这么怕自己了吗?那以后还真不能随意和他们说笑了,会给他们带来太大的压力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没事,娜娜,我和你开玩笑,好了,继续开车吧!去事务所。”陆铭尽量语气温和一些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其实想来,这小丫头平素原来这么怕自己,那听自己自言自语唠叨说上中二什么的,大概是觉得自己这个老板还挺可爱的,所以才偷笑,结果,下一秒,自己又变回了青面獠牙?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,先生……”朴秀娜打起精神,发动汽车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后面跟的那辆黑色轿车也缓缓驶动,里面自然是沙大海几人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

吉鸟大厦王-陆律师事务所,看着外面长椅上都坐满了人,陆铭呆了呆。 一秒记住https://m.51kanshu.cc



        

办公室里,也各种乱,看起来,这些人很多是慕名来委托打官司的客户,也有一些,是被王大安通知来面试的实习律师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里面乱糟糟菜市场一般,吉吉和陈清华忙着应付他们,甚至都没注意到老板的到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从玻璃墙,看王大安办公室里好像有客人,陆铭走过去敲敲门,王大安见到是陆铭,立时兴奋的起身招手,“快进来快进来!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本来说这位撒手掌柜今天会来事务所,还以为又是快晚上了来转一圈,却不想上午就来了,很惊喜,也很意外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打扰你吧?”陆铭笑着进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就等您呢!”王大安指了指自己的客人,“来,我给你介绍下,唐查理律师!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坐在王大安办公桌前的,是一位西装革履的中年律师,这时微笑起身,“不用介绍,我曾经是陆律师的手下败将!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正是潘蜜菈索赔案中丰顺贸易的法律代表唐查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陆铭笑笑,伸手和他握手,心说这家伙难道惹上官司了?



        

王大安笑道:“唐查理律师是想带着他的客户过档,你看,我也做不了主,你来谈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唐查理脸上露出喜色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陆铭摊摊手:“你谈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唐-李律师行的干将,又姓唐,想来和唐家有点关系,这种动不动带客户跳槽虽然和道德无关,但今天他能从别处跳槽过来,以后就有可能带着客户跳槽走,所以,自己也没什么和他好谈的,无非是过档条件,利益之类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而且,自己是甩手掌柜,自要树立王大安的威信,自己不在的时候,令王大安也能压得住茬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那边唐查理脸色就有些尴尬,陆铭对他一笑:“唐律师,不好意思啊,我是回来找点资料,有个银行的官司,比较急!宝银银行的案子,唐律师知道吧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唐查理愣了下,宝银银行,那可是大案子,但听说不是一直由市区前几的西洋律师行代理吗?



        

这都能撬过来?!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大案子,陆律师,您忙您的!”唐查理心里立时舒服多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再想想当初几千元的索赔,自己当成什么大事件,和这年轻律师对垒,现在想想,好不惭愧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陆铭回了自己办公室,王大安也跟了过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约好了,明天和主审宝银银行一案的法官见面,今天没什么事儿,换换脑筋,正好,有实习律师?我来面试几个!咱们啊,还是培养自己的人才好!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王大安苦笑,“您说得也有道理,但唐查理这里怎么谈?给他什么条件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以前,唐查理这种层级的律师半个眼角都不会看他,现在,却是要过档来他的事务所,还由他开条件,也太魔幻了一点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初级合伙人吧,和事务所三七分账,至于他带过来的客户,可以七三分账,他七咱们三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王大安一呆,唐查理去大的事务所,应该差不多会谈出这条件,而他来这家事务所,除了因为陆律师名声正如日中天,应该也是觉得小事务所,会给他开出很优厚的条件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,好吗?还不马上谈崩啊?”王大安犹豫着说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放心吧,他现在没什么底气,一般这种跳槽,都是和其他事务所谈好了,直接带客户过去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他搞这一出,没头苍蝇似的来撞运气,就说明,他离开唐-李律师行是突发事件,是逼不得已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而北关的事务所,来来去去就这几家,刘翰眀看来没收留他,应该他能带走的客户对大的事务所没什么吸引力,为那点客户和唐-李律师行较劲,不值当,而小的事务所,又有几个敢得罪唐-李律师行的?算来算去,也就咱们不吃这一套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王大安心下苦笑,是你不吃这套,你最牛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所以,这条件,我还算优待他了,毕竟是咱事务所第一个要带客户过档跳槽来的成名律师,如果能成,也算创造了历史不是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就这么和他去谈吧,你是命名合伙人,和我是一样的地位,两个老板之一,你怕什么?有我支持你,放心大胆去谈!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好……”最后这几句话,令王大安精神一振,转身出去的时候,俨然有了点老板的气势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陆铭拿起电话,按了外线,要吉吉开始放面试的实习律师来自己办公室面试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所谓实习律师,就是法学院毕业生,参加帝国统一的法学毕业生考试,通过的,可以拿到实习律师牌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法学毕业生统考,比通过真正的司法考试要容易一些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但实习律师,需要进入律师行实习,有够格的师傅愿意带,两年后,经师傅认可,可以转正拿到真正的律师牌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而这拜师,就很讲究了,也代表着,法律界的派系,以后人脉的深厚等等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自己的事务所,如果不算跳槽来的唐查理,实际上,也就自己够格收徒,王大安这个初段律师,是不够格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而且,就算自己有了点小小名声,但在法律界,还是新丁,拜自己为师对这些实习律师成为真正的律师后,没有什么加成帮助,拿到律师牌,孤零零的,师兄弟都没有一个,更别说什么师爷、师叔的有可能是法律界大牛、法官等等这种人脉关系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所以,愿意来自己这事务所做实习律师的,还是那些没有根基,在学院也不太突出的毕业生,优秀的毕业生,导师们早就介绍给自己有关系的事务所实习去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面试的结果也差不多,就算王大安遴选的可以参加面试的几个实习律师,算是矬子里拔将军了,但也没什么令自己眼前一亮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大概都还不如陈清华,只是陈清华有畏考症,读的垃圾大学,没能通过法学生毕业统考,更别说司法考试了,所以,只能来做事务官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到了最后一个,也没中意的,摇摇头,看看表已经十一点多了,看来,今天浪费了一上午时间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电话突然响了起来,吉吉清脆的声音:“老板,刘翰眀律师的电话!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嗯,接进来吧!”陆铭拿起茶水喝了口,这刘翰眀,最近倒是偶尔会打个电话问候,但也不提过档的事儿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千行老弟,在面试实习律师呢?”刘翰眀笑呵呵的声音传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都在吉鸟大厦,楼上楼下,有什么风吹草动也瞒不住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嗯,没什么好苗子!”陆铭也不隐瞒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样吧,我有个世侄女,资质还不错,对你也很崇拜,给我个面子,收了她?我保证,不是滥竽充数啊,我也很喜欢,但奈何,人家就想跟你陆大状学习!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陆铭愣了下,想了想,“好,人我先见见吧……下午能过来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没问题没问题,等你时间安排!”刘翰眀立时愉快笑起来,又顿了下,“那唐查理啊,是唐家的养子,现在老唐有了亲生儿子,老来得子,疼得不得了,结果,唐查理背后一句话,被老唐知道了,这才要赶他出家门,你收留他可以,老唐其实也不想斩尽杀绝,毕竟三十多年感情,但也要注意点,老唐这人,脾气一天三变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嗯,谢谢刘哥提醒!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陆铭刚刚挂电话,又有电话打进来,是温凉玉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千行,你收徒弟不?”温凉玉第一句话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陆铭一怔,咳嗽一声:“刚面试完,没什么合意的!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啊,那太好了,我有个人选啊,很好的小伙子,是我一直供他读书,刚刚拿到实习律师牌,你看,跟你学习好不好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陆铭无语,这是请自己给他培养流氓大状吗?不知道,警队有没有你安插的无间道呢?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四哥,我可以见见!下午让他过来吧!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好,好,那就拜托了!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放下电话,陆铭心里,隐隐就觉得有些不得劲儿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突然省起,这两个徒弟,不管收不收,但都代表着,还是本来就是中上层社会的关系网,都是人脉深厚的未来精英人物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而自己,更喜欢草根律师能在这一行业出人头地,就如同,前世的韩安妮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想了想,陆铭按了下电话,“吉吉,叫清华进来!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很快,陈清华敲门进来,他额头都是细细汗珠,今天太忙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外面来的客户太多了,可说实话,大多是鸡毛蒜皮的小事,应付起来更累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清华,你愿意做我的徒弟吗?”陆铭笑着问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陈清华一呆,“我,可是我没有资格啊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陆铭笑笑:“司法考试,也没那么难,我相信,以你的资质,好好准备,通过并不难,除非,你觉得在这里学不到东西!”顿了下,“所以,我再问你一遍,愿意不愿意做我的徒弟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陈清华看着陆铭温暖的笑容,心里突然酸酸的,点头道:“我,我当然愿意,我愿意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老板,不,师傅,是给自己一个机会,而这种机会,不是人人都有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自己从来到这个城市的那一天,就知道,这里的人情多么淡薄,而自己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学校的新毕业生,甚至法学生统考都没通过?在法律界,谁会正眼看自己一眼?



        

就算吉吉,和一个好吃懒做的男朋友混在一起,自己都自卑的,从来不敢对她说什么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好了,你去吧,今天还是辛苦你了!“陆铭做个手势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陈清华低头,慢慢退了出去,但带上门时,握着把柄的手还在轻轻颤抖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陆铭心里轻轻叹口气,可莫希望越大,希望越大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自己这决定,对不对呢?给了他偌大的希望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不过,一切,还是要看他自己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从事务官来说,自己甚至可以给他八九十分,但做一名合格的律师,总感觉还欠缺点什么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希望他,加倍努力吧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拿起茶杯又喝了一口,感觉这三个徒弟还行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一个黑帮流氓律师,一个名门子弟,一个资质较差的草根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嗯,是自己的风格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至于大律师公会规定,一名律师同时只能最多带两个徒弟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正好自己带两个实习生,至于陈清华,还是用事务官的身份参与进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在这个事务所时间长了,通过司法考试应该没问题,但能不能成为一名合格的律师,看他自己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