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网 > 仙魔春秋 > 672.入水界
夜间

672.入水界

        

仙魔春秋672.入水界北极稀里糊涂做了人界之主,安魂林中一片惊诧。这明显是一个局,却不知道由谁所设。北烈阳对着虚空发狠,却于事无补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天魔界修士已到地渊,震天关的修士也赶到了安魂林,此时的人界之主是众矢之的,极为危险。北极是北烈阳的儿子,资质逆天,如此一来,角人族无法在战火中独善其身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北极见北烈阳脸色不善,低头不语,摆出一副做了错事的样子。荒雅、南浔走过去拉住爱子的手,连连劝慰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荒雅极为硬气:“人界之主,凭什么我儿不能当?你爹做角人族族长,你就做整个人界的主人,这才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!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北烈阳点了点头:“我们立刻出发,前往水界,寻找水生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秋不二吃了一惊:“烈阳,地渊纷乱,你岂能轻离此地?我和环儿、泓儿去接水生便是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北烈阳摇了摇头:“你们如何赶往水界?没有烈日飞舟,不知要在茫茫星河中走多久!我曾驾驭飞舟从金界赶回地渊,用不了太长时间。以我们的修为,能横扫水界,接到水生后立刻返回,不会耽误大事!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南浔则柔声相劝:“别担心,有大祭司、你爹、你秋叔等人在,不会让你身处险境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北极摇了摇头:“娘,我既然做了人界之主,便不能事事都让长辈去做,我要在战斗中打磨修为,早日飞升天域去找我恩师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北极提到石念沙,秋不二脸色一黯:“烈阳,我要前往水界一趟,接回水生,暂时不能前往荧惑星驻守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北烈阳柔声相劝:“怜九,雅儿传音相告,你的修为已到极限,说不定什么时候便要飞升天域,还是不要去水界,留在地渊中吧。” 一秒记住https://m.51kanshu.cc



        

花怜九脸色一沉:“我为何苦苦压制修为,不飞升天域?不就是为了多陪你一段时间?你若不让我去水界,我干脆直接招引天劫,飞升天域便是!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这句话说得无可辩驳,北烈阳只好点头,烈日飞舟带着众人返回地渊,一一安顿好后,再次冲天而起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花怜九忽然开口:“不知女火圣是如何从火界跨越到地渊的,各界之主应有秘法,可构建十界间的通道。北极,你试试有没有学会类似的功法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北极摇了摇头:“没有学会,不过,我学会了祭炼罗天鼎之法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还等什么,赶紧把这个宝物炼化了,我们不在时,你便能多一道保命手段。”花怜九催促起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星图指引之下,不知过了多久,眼前出现一颗深蓝色的星辰,秋不二大叫起来:“水界,那就是水界!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烈日飞舟猛冲过去,冲破一道屏障,进入猛烈的罡风带。水界的罡风极为猛烈,飞舟穿行其间,猛烈震动,众人有修为在身,才没有受伤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飞过罡风带,茫茫大海出现在舷窗中,水界是极美的,满眼都是蓝色,大海上星星点点有一座座岛屿,犹如洒落的珍珠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北烈阳、花怜九、秋不二、秋水泓、杜环赶往水界,北渊、秋寒、南天路等人前往荧惑星,众人各有去处,同样行色匆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烈日飞舟先到荧惑星,将北渊等人放下驻防,北烈阳叮嘱魔丁几句,烈日飞舟再次启程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茫茫星河中,烈日飞舟犹如一道闪电,急速向前。北烈阳从吴卿手中获得的星图有误,此时又不得不用,只好赌一把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剩余的水怪跟随本能冲了过来,直奔精血而去。秋水泓素手轻挥,一股股黑气如箭矢般激射而出。残肢碎肉纷落如雨,掉进大海中,秋水泓眼睛都不眨,不停出手,毫不留情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秋水泓出手凶悍,水怪却实在太多,茫茫大海上,水怪源源不断涌出,前仆后继,无穷无尽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杜环皱了皱眉:“杀这些畜生毫无用处,我们尽快寻找娘亲吧。”一句话提醒了秋水泓,她厉喝一声:“今日我有要事去做,饶你们的烂命,地渊战事结束后,我会再来水界,讲你们全部杀光!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眼前的大海碧波荡漾,水面极为平静,众人跃出飞舟,细细感受梅水生的气息。秋水泓伸出手指,运转魔功,一点精血浮现在空中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精血刚刚出现,平静的大海掀起惊涛骇浪,无数水怪冲破水面,跃上虚空,虎视眈眈,盯着那滴精血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秋水泓怒喝一声:“好大的胆子,竟敢觊觎我的精血?给我滚开,迟慢一步,我将你们全部击杀!”一股杀气弥漫开来,数十头诞生灵智的水怪立刻钻入水中,消失不见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虬髯大汉哈哈大笑:“你是说水莲生,还是他的继任者?水莲生已经陨落,至于他的继任者,不知躲在那个角落苟延残喘!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秋不二出手如电,挥剑直击虬髯大汉,大战就此爆发。那名苍茫天修士修为极高,一时之间,竟将秋不二压在下风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虬髯大汉大叫起来:“一起出手,将这些外来修士击杀,不要坏了我们的大事!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狂笑声响起,十几名修士从大海中蹿出,浮在虚空之上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一名虬髯大汉开口说话:“你是何人,竟然如此大言不惭?你要知道,如今的水界,已归我苍茫天所有!你一个魔崽子,敢来杀我们的灵兽,真是找死!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苍茫天的修士竟占据了水界?秋不二厉声发问:“原来的水界之主何在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圣师,请出手杀敌!”虬髯大汉扯着嗓子喊起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北烈阳吃了一惊,难道苍茫天还有修为更高的圣贤来到水界?虬髯大汉连叫几次,冷哼声响起:“苍凌风,你在苍茫天时说过什么?你要横扫人界,为何在水界中就开始求救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虬髯大汉苍凌天继续大叫:“圣师,别在嘲讽我了,来到水界后,我们的修为被天地法则压制,全身修为十存一二,这样的仗要怎么打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十几名苍茫天修士一齐出手,滚滚仙罡,让大海犹如沸腾一般,浊浪击天。北烈阳轻呼一声:“怜九,你驾驭飞舟,为我们掠阵,我去将这些苍茫天修士击杀!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北烈阳、杜环、秋水泓同时出手,向战场冲去,苍茫天修士毫不示弱,一场混战就此爆发。秋不二为了寻找梅水生,心急如焚,斗了几下,开始不再放手,以伤换伤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虬髯大汉击中秋不二两下,也挨了一下重击。秋不二皮开肉绽,伤口却自动合拢。虬髯大汉挨的一剑,差点将他劈为两半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那青年摆了摆手:“打架就打架,提圣师干什么?还嫌不够丢人吗?”训斥完眼前的修士,那青年转头看向秋不二,微微一笑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问的水界之主,是那位叫梅水生的女修士吧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秋不二追问起来:“水生现在何处?你们有没有伤她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十存一二?北烈阳看向苍凌天,若真如此人所讲,他全盛时期的修为该有多吓人?



        

一个青年出现在虚空中,看模样此人极为年轻,一双眼睛中却流露出苍茫智慧之光。仿佛看透了世情,看透了周遭的一切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向前出手的苍茫天修士一齐后退,躬身施礼:“参见圣师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小子,你以为你是谁?敢出言威胁圣师苍术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小子,你活腻了吧?圣师威严,岂容你一个鼠辈亵渎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

那青年摇了摇头:“她是真正的水界之主,化身千万,踪迹难觅。苍凌天曾和她动过手,略占上风,却无力伤她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秋不二暗暗出了一口气:“算你们识相,若是伤了水生,我与你们不死不休!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苍茫天修士怒斥起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人界有飞升天域的修士秋云兮大人,她向我们示警,说是水界中来了一群天外来客,不知在搞什么鬼!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苍术哈哈大笑:“烈阳道友,你连说谎都不会。秋云兮与我曾有一面之缘,她绝不会说我是天外来客。九天十界乃是一方界域,你我都是界域中的修士,只是境界修为不同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秋不二再次开口:“不管你是不是圣师,修为有多高,若是伤了水生,我都会誓死报仇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北烈阳怒吼一声:“都给我闭嘴!我北烈阳枪下,没有什么圣师、圣人,只有亡命之鬼!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那青年看似年轻,却是苍茫天赫赫有名的圣师苍术。听了北烈阳的话,苍术轻咦一声:“北烈阳?你不在人界固守,为何跑到水界来了?莫非有人向你说过什么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北烈阳心中一动,这些苍茫天修士占据水界,又有圣师亲至,莫非真有什么大事在筹谋?



        

秋不二正要反驳,秋水泓冷笑开口:“苍术,梅水生是我的娘亲,我爹刚才说的,也是我兄妹的心意,若是伤了我娘亲,茫茫星河、无尽时空,至死我都会缠着你们报仇!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苍茫天修士又是一顿怒骂,苍术伸手下压,喧哗声立刻停止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原来是魔域的魔女殿下,秋水泓,你的资质很好,根基却不稳牢。你若一味逞强,早晚有身死陨落那一天!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苍术看向秋不二,叹了口气:“我知道了,你就是北烈阳的好友秋不二。修炼到我们的境界极为不易,不要总是喊打喊杀的,没得辱没了我们的身份!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少废话,快把水生的下落告诉我!”秋不二焦躁起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苍术摇了摇头:“刚刚我和你说过,梅水生是真正的水界之主,化身千万,我们找不到她。话说回来,你如此发问,就算是我们知道梅水生的去向,也不会告诉你!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秋水泓点了点头:“同样的话,送给你也一样,你修为再高,也会有身死陨落那一天,此乃天地之道,以你的修为,也无法超脱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苍术哈哈大笑:“魔女殿下,这一点你可说错了。我不是无法超脱,而是主动投身茫茫人海中,在俗世里重修数次。我追寻的是无上大道,不是一时得失!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话音未落,一股水流猛地从大海中击出,直奔苍术。苍术正要躲闪,北烈阳已撑开精神世界,无尽胜景顿时吸引住苍术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水流直直打在苍术身上,将他的衣衫淋湿,秋水泓看着他的惨样,不禁大笑起来。